我家洛酱最可爱了

【西湖组】花吐症3

谬徒:

※自己产粮自己吃




※因为是自己吃所以更新速度十分十分缓慢




※国际惯例OOC




※语言表达能力是零的文笔。




1走这里


2走这里




---------------------------------------------------------------------------


【7】


        叶修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上的。


        他从兴欣网吧出门的时候跟苏沐橙打了招呼,苏沐橙听说是去找关根,看他的眼神顿时很值得推敲。


        “你……跟他什么时候熟起来的?”苏沐橙的“你”拖了挺长一个音,叶修估计她咽下去那句可能是“你暗恋的人是不是他”。


        “我也不记得了。”叶修回答,他是真的不记得,好像在反应过来什么时候很熟之前,发现其实已经认识很久了。


        虽然认识,对于对方的一切却陌生无知。叶修只知道他叫关根,是个半吊子摄影师(后来还被苏沐橙从杂志上看来的信息纠正其实人家完全不半吊子),在西泠印社边上有家古董铺子,其余的——哦,还有字写得很好看。


        关根对叶修的了解就更贫乏,不说职业,好像到现在还以为他叫叶秋。


        每次碰见了,在一块聊天的时候,两个人从不提及自己的信息,抽着烟淡淡地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讲出自己的看法,心照不宣地避开各自的圈子。


        关根是一个阅历非常丰富的人,从他的言行举止可以轻易察觉这不是普通的铺子老板,他把自己整个人隐藏在极深的情绪下,只有在很偶尔的时候才会透露出深深的疲惫和挥之不去的戾色,像一匹离群的狼。


        跟他的古董店一样,邪性。


        叶修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摄影师都这毛病,但他直觉关根应该经常接触危险的事物,他所处的环境需要他时刻保持这股神经病似的警惕。


        到底是什么危险的事物,叶修觉得,水很深,还是不要深究的好。


        他们俩的关系处在一个很奇妙的定位上,说是朋友的话似乎太牵强,在对对方的背景了解上几乎是陌生人,偏偏又跟对方在另一种程度上熟得不行。


        所以我他妈是怎么喜欢上这人的?


        叶修走出网吧大门时低低地爆了句粗。


【8】


        回到兴欣训练室的时候叶修仍然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当着暗恋对象的面突然吐花——还是在念着人家名字的时候吐的——就这样居然还没暴露!简直跟推副本最终BOSS的时候手滑跳到了BOSS刀下了没死一样的幸运度!此处艾特张佳乐。


        ……真的是幸运么。


        叶修伸手抹了把脸,遮挡自己压都压不住的叹气。


        即使是离开嘉世的时候他也没有叹气,他从来都是一个目标明确的人,对于目标有着几乎残忍的冷静。所以,三连冠终结了不要紧,跟嘉世解约了也不要紧,只要继续打荣耀就行了。


        可是现在,叶修是真的有点茫然无措。


        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来治疗——或者说制止这个病。从他吐出第一朵花到跑来找关根,中间隔了一个星期,这么磨蹭根本不是他的作风,他向来喜欢快刀斩乱麻式的解决问题(当然有时候打团队赛磨一磨对手也未尝不可)。


        他来找关根,甚至不是为了跟对方摊牌,仅仅想要试探一下情况——关根的,和自己的。


        所以吐出花的那一瞬间叶修几乎带点儿慌张,他没想这么迅速地暴露自己,但慌张后又有一种类似自暴自弃的快感: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现在就看清楚关根的态度也不是不好。


        很好,不但看清了他的态度,而且没有暴露自己,哥真牛逼。


        但是叶修又叹了一口气。


        苏沐橙刚好走进训练室,看到叶修难得的萎靡样子吓了一跳:“怎么了?人家拒绝你了?”已经默认为叶修去表白了。


        叶修抬起脸,咧了咧嘴想扯出一个笑:“我把病传染给他了。”


【9】


        铺子里一阵诡异的沉默,叶修看到茶杯里的花第一反应就去瞅关根的表情——关根的表情一点也不好,他看到花的一瞬间脸色就变了。


        完了。叶修对自己说。


        意识到自己已经完蛋了反而让他冷静下来,正打算说些话来补救这种尴尬的场面,然而还没开口就被关根打断了。


        关根捻起了那朵小小的白花。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了,”他说,脸是一种微妙地掺杂了沉重和解脱的表情,“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修默。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这么迅速地看出来自己是个基佬的。


        “花吐症,因暗恋导致的病症,症状是从口中吐出花朵或花瓣,除非跟暗恋对象接吻,否则三个月之后即将死亡。”关根像背诵似的说出一串,目光锁在手中的花上,“你吐出来的是石蒜花,白色的……我记得白色的好像是长筒石蒜?……”


        不愧是见多识广的关老板,妈的病症情况都能背下来。叶修如同被家长逮到写作业时摸鱼的小学生一样不想讲话。


        “你有暗恋的人了?”关根问。


        “……”叶修抬头,“啊?”


        关根没有看他,仍然是低着头琢磨花,说出的话显得有点心不在焉:“这病要暗恋别人才能得嘛。”


        问题是这个吗?


        叶修有些吃惊,看情况关根这是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暗恋的人就是他这真相叶修感觉已经够明显了啊?但是他之前都精准地推理出“这病跟我关系很大”、“可能是我导致的,或者我能治好这病”了,这时候又天然呆是不是略矛盾?难道是戳破了反而不好意思所以揣着明白装糊涂?


        关根没等到他的回答,皱着眉抬头看了看他,眼里是真真切切的困惑。


        “是……啊。”叶修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


        看上去他也不是装的,那他之前说知道自己为什么找他了,如果不是自己想的那个原因还能是为什么?


        关根没管他心里算得飞快的小九九,收回目光,点点头:“虽然我也不知道其他可以痊愈的方法,但是好歹比你经验多点,等会给你个号码,你回去之后有什么事要问我就打电话。”


        “行。”叶修决定先撤退慢慢琢磨,他俩这段对话微妙地有些接不上,信息量似乎太大了点,但是他现在整个人都处在暗恋暴露的惊险刺激里,头脑太乱梳理不过来。


        关根从夹克的口袋里摸出来一个便签,撕下来一张,拿过柜台上蒙灰的笔刷刷写上一串数字。


        叶修站起身接过纸片,看上去漫不经心地放进兜里。


        “那我走了。”他说,“谢了。”


        “走吧。”关根说。


        叶修转身走出了铺子,他感觉自己完全不在状态。


        关根也是。


10】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来着?叶修想得头疼。


        直到他踏进网吧看到自己之前吐的第一朵小红花端端正正地漂在装了水的一次性纸杯里——他才想起来苏沐橙给他念的那段话最后一句。


        “其他人别摸叶修的花啊,这病会传染的。”苏沐橙提醒想要犯贱的魏琛方锐。


        叶修呼吸滞住,眼前闪过关根拈着白花的瘦削的手。


11】


        “小花?”吴邪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举着叶修吐的花犹犹豫豫地找位置。


        “难得,怎么想起来接电话了?”对面的发小笑着调侃。


        “这几天要等一个挺重要的电话。”吴邪回答,手上的花也找好了位置,慢慢地落了下去。“我最近有点不舒服。”


        “嗯?”


        “啊,准确地说,是快要死了。”


        石蒜落在一大丛小小的喇叭状五瓣红花里,颜色被衬得越发苍白。


TBC.

评论

热度(101)

  1. 我家洛酱最可爱了谬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