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洛酱最可爱了

【all叶】毛绒绒是隐藏属性

一川烟草:

 


私设多


 


非常有病


 


以下正文


 


送走了叶爹,被叫了好几天的“修修宝贝儿”,叶领队终于恼羞成怒,为了重振领队威严集合了国家队成员把他们严肃批评了一顿,连苏沐橙都受了波及,理由是为领队购买一系列非常不严肃的小动物外套,严重影响了领队高大威猛的国际形象。重点批评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人居然为了叫“修修宝贝”和“修修宝贝儿”,也就是加不加儿化音这种无聊且幼稚的问题争论不休甚至私自开竞技场pk。叶领队自认为大发雷霆一番,看见国家队们低着头忏悔的样子非常满意地走了。


 


叶修刚一带上门,国家队队员们就动了。


 


“哎哎,你有没有觉得老叶训人就像小猫发飙似的,卧槽,这么可爱谁还能听得进去他讲什么啊。”黄少天对着旁边的方锐嘀嘀咕咕。


 


方锐很是赞同:“就是就是,该配合他卖萌的我对一切视而不见。”


 


苏沐橙托着下巴鼓着脸。楚云秀关心地问:“怎么了沐橙?被叶修说得不高兴了?”


 


“叶修不肯穿我昨天送他的小恐龙睡衣,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叶叔叔。”苏女神一脸愤愤的样子。


 


王杰希把本子合上,转过脸对一边的张佳乐说:“我赞成带儿化音的。”


 


张佳乐反应了一下,一副找到自己人的架势拍拍王杰希的肩。


 


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翻译小姑娘把一个从国内邮过来的行李箱交给他。叶修琢磨着是他爸给他邮的睡衣到了。他打开箱子,果不其然里面有一套白熊睡衣。叶修把睡衣拿出来,发现里面还有一个软趴趴的萨摩耶抱枕。叶修捏了一把尾巴,手感出乎意料的好。他把抱枕拎起来抱在怀里捏了捏。


 


然后叶领队就被一种治愈的感觉征服了。


 


唤起了体内隐藏属性。


 


叶修小的时候偏爱柔软的毛乎乎的东西。所以他从小的衣服都是小绵羊卫衣啊,小兔子外套之类的,因为双胞胎要保持一致,叶爸叶妈还给不情不愿的叶秋套上了同款。小孩子脑袋大蹭自己的不方便,所以叶修就喜欢往叶秋身上扑,蹭他衣服上的毛毛。叶秋才会不承认其实这才是他愿意把那些毛绒绒的衣服套在身上的根本原因呢。


 


后来叶爸送给大儿子一只狗,叫小点。叶秋就失宠了。他哥成天抱着小点,把脸埋在小点的长毛里不起来。叶妈觉得这样太不卫生,但又不想大儿子伤心,就给叶修买了一堆柔软的狗抱枕,这下小点和叶秋一起失宠了。


 


后来叶修长大了,觉得喜欢带毛儿的东西这一点太像个小姑娘,于是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些东西,小绵羊卫衣不能穿,退而求其次,他就买带毛领的外套,趁着没人发现偷偷蹭两下。


 


再后来离家出走,就没那么多选择的空间了,叶修渐渐淡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属性。


 


当然,第一次退役苏沐橙一身毛绒绒来找自己的时候,叶修险些犯了毛病上手揉一把。幸好克制住自己,没给小姑娘留下什么坏印象。


 


然而,叶爹这次却把狗抱枕给他邮过来了。偏偏叶修一摸就上瘾,就想抱着不撒手。于是他一直摸到中午苏沐橙来叫他吃饭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


 


午饭时叶修的眼睛扫到楚云秀挎着的小包上系着一只紫色的毛球,楚云秀坐下的时候随手把包放在大腿上。他一边深知自己不能这样瞧着女孩子大腿看,视线却总是溜向那个毛球。到后来干脆含着筷子尖儿盯住不放。这下子可让暗中观察领队的国家队队员们不干了。


 


“老叶!看啥呢?”离得最近的张佳乐把手搭在叶修的肩膀上,凑近他耳边问。


 


“唔,没看啥。”叶修被张佳乐呼出来的热气弄得有些痒,他揉揉耳朵,把视线收回来,低头吃饭。没两秒眼神又飘过去了。


 


“噫——”喝汤的楚云秀突然感觉好几道针扎一样的目光投向她,她抖抖身子,莫名觉得气氛凝重起来。


 


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国家队一行人打算出去逛逛。叶修跟在队尾晃悠晃悠,突然瞄到一家宠物店。叶修看着橱窗里充斥着的毛绒绒就感觉走不动道儿。他故作镇定目不斜视地走过了这条街,到拐角处开口:“解散吧解散吧,大家乐意去哪儿去哪儿,五点在这里集合。”


 


等众人三三两两带着翻译离开了,叶修这才自己一个人往回走,钻进宠物店。


 


简直是天堂。


 


叶修的眼睛从布偶猫瞄到金丝熊,一只成年萨摩耶突然间凑过来蹭他的腿。


 


“孩子,你可以摸摸它。”坐在摇椅上的年迈的女店主一字一顿地用英语对叶修说。


 


叶修回了句谢谢,便蹲下身子捏捏萨摩耶立起来的耳朵。


 


好软——


 


萨摩耶歪歪头,嘴巴裂开,眼睛眯起来,似乎感觉很舒服。


 


叶修特别幸福地搂着体型庞大的萨摩耶揉着它一身厚厚的毛,还把脸埋在毛里。白色的大狗也把爪子搭在叶修的肩膀上。萨摩耶眼睛一瞟,发现橱窗外站着一群面色不善的两脚兽。目光之凶恶堪比恶狼,吓得它抱紧了怀里可爱的人类。


 


当然叶修最后还是一步三回头地跟着莫名其妙气汹汹的国家队回酒店,萨摩耶趴在地上,耳朵耷拉下来,低声哼哼着。


 


呜呜呜,可爱的小人类被狼叼走了。


 


晚上张佳乐借着要向领队讨教一下趁机把叶修拐到自己的房间里。晚了一步的黄少天咬着牙特别不甘心。叶修看见队员们如此有学习的热情自然是不吝赐教,当下答应黄少天晚一点会去他的房间。


 


叶修走进张佳乐的房间时,张佳乐刚洗完澡正在吹头发。叶修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等着张佳乐,眼神在房间里飘来飘去,等落到张佳乐的头发上时,就移不开视线了。


 


张佳乐的头发有一点点栗色,颜色不是重点,重点是半长的头发随着风向来回摇摆,看起来格外柔顺。叶修把脸抵在椅子背上,眼珠随着张佳乐头发摇动的方向左右转动。


 


张佳乐被叶修直白的视线盯得有点脸红。他咳了一声,关闭电源,用头绳把头发梳起来。


 


叶修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特别失落。


 


张佳乐带着满脑袋问号,听着叶修给他做指导,等关上门时才反应过来。


 


不对,他原本的计划是磨着叶修直到半夜拖死黄少天顺便把叶修留下来过夜来着?!


 


叶修已经溜达到黄少天房间门口了。


 


黄少天喜滋滋地把叶修迎进来。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台电脑,两人挤在一张桌子前不免距离靠得比较近。在电脑前有些疲惫的叶修转转脖子,一偏头正好耳朵碰到了黄少天的头发。


 


毛绒绒的——


 


叶修的隐藏属性又被触发了。


 


他在黄少天耳边吹了一口气,眼睛盯着黄少天的头发丝看。


 


“唔。”黄少天还来不及惊讶,叶修的手抬起来尝试性地摸摸黄少天的头发,感觉手感不错,又抓了一把捏在手里揉。


 


黄少天搂住叶修的腰,把脑袋埋在叶修的脖颈那里来回蹭,这下更方便叶修揉头了。


 


“老叶老叶,我说你该不会是喜欢毛绒绒的东西吧?从早上我就想问你了。”因为姿势的原因,黄少天的声音闷闷的。


 


“唔,是有一点。”叶修爱不释手地摸着黄少天的发丝。


 


“何止是有一点?是非常喜欢吧!要不然你早上怎么会盯着楚云秀那个包不放?”


 


“嗯?被你发现啦。”


 


“那当然,我是谁啊。”黄少天才不会承认比起叶修是在看楚云秀,他当然更愿意相信叶修是在看那个在他眼中丑不拉几的球。


 


“嘿嘿。”黄少天突然坏笑两声,撩起叶修的衣服摸他柔软的肚皮。


 


“干嘛?”叶修揪了黄少天的头发一下。


 


“我告诉你呀,我这人也有个毛病,我特喜欢摸软乎乎的东西。”黄少天伸进叶修衣服里的手到处使坏。


 


“你,被子也软,你去搂着被子睡觉去。”叶修喘了两声,眼睛发湿。


 


黄少天的双手从叶修身体两侧穿过去把他搂紧带到床上,在叶修脸上亲了一大口。


 


“被子哪有你软,我就摸你了,有本事,你就摸回来。”


 


——完


 


想不到是黄叶吧


 


我也没想到


 


我大概得了一回家就灵感枯竭的毛病


 


叹气

评论

热度(2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