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洛酱最可爱了

【all叶】没有什么事是撒娇解决不了的

一川烟草:

如果有,就再撒个娇。


 


ooc得厉害


 


闲得抽风的段子


 


依旧是小号来的




叶修当了国家队的领队,对于自己能否协调好队员的关系表示隐隐的担忧。虽然他相信大家一定是以大局为重,不过小摩擦肯定是少不了的。尤其之前比赛当中的恩怨纠葛数都数不清,都是二十几岁的小青年,再怎么稳重骨子里还是有一股日天日地的劲儿。


 


如果说拉仇恨叶修比谁都会,但是要让他当调解员,这就是赶鸭子上架了。


 


于是他就把自己心里的忧虑给苏沐橙说了。


 


苏沐橙心想反正除了因为你他们也没什么好争的,但是她不能这么和叶修说。


 


“我看网上说,男生的自尊心都是很强的,尤其是像队里这种二十岁上下的。所以你得顺着毛,要不,你试着撒个娇?”


 


叶修眉头一下子皱起来:“撒娇?这不好吧。他们不会觉得恶心吗?”


 


苏沐橙想他们巴不得呢。


 


“不会不会,其实也不用太夸张,适度就好。”


 


叶修点点头表示自己会认真考虑。


 


第二天就出事儿了。王杰希和黄少天在团队训练过程中不知道为什么起了冲突,加上蓝雨和微草积怨很深,两人目前处于冷战状态,而队长喻文州毕竟是蓝雨的人,就算他顾及大局站在客观的角度说事儿,王杰希心里多多少少也会不太服气。


 


这就是领队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叶修考虑喻文州应该会劝解黄少天,所以他主动去了王杰希房间。


 


王杰希披着国家队队服外套,靠在门框上偏头看他:“你怎么来了?”


 


叶修用手指戳戳他的手臂:“先让我进去呗。”


 


王杰希侧身,让叶修进来并锁上门。


 


叶修坐到床边,未语先笑,那带点讨好的模样可爱得很,让王杰希满肚子的怨气消了一些。


 


“怎么,替黄少天当说客?”他坐在叶修身边,斜着眼睛看他。


 


叶修眨眨眼,伸出手来回抚摸着王杰希的小臂:“大眼儿,你别生气了嘛。少天不懂事,你就别和他计较了吧?”


 


王杰希挑眉:“从哪儿学会撒娇了?”


 


“你别管啦,总之快点你恢复正常,别再冷着脸啦。”


 


王杰希盯着叶修半晌,松开一直抱着的胳膊,搂住他的腰低声说:“行啊,看在你难得这么乖的份儿上。”


 


叶修一看很容易就解决了嘛,喜滋滋地要向苏沐橙汇报一下这招儿的好用程度。没想到王杰希一把揽住叶修的腰。


 


“我今天很生气,憋了一肚子的火,你来陪我发泄一下。”


 


……


 


于是叶修和王杰希在竞技场pk到半夜。


 


第二天黄少天看见王叶二人先后从王杰希的房间出来,王杰希神清气爽叶修一脸疲惫,当场气得跳脚。


 


“你你你、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了!”黄少天一手揪着自己的头发一手指着两人,深情悲愤,指尖颤抖。


 


叶修很自然地走到黄少天身边,捏住手指,按下胳膊,手臂一伸,挽上。


 


“走吧少天,去吃早餐。”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黄少天的表情僵硬了一秒,没想到叶修突然对他做出如此亲密的动作。脸上悲愤消散,黄少天带着傻笑,挺起腰板,摸上叶修挽着他手臂的手说:“老叶你看我们现在像不像是婚礼上走红毯。”


 


叶修翻个白眼:“你的臆想症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


 


快要走到餐厅的时候叶修先一步松开手臂。黄少天失落了一下不过一想到他是和叶修手挽手走过红毯第一人这个事实让他高兴不少。


 


一进餐厅,就看见唐昊和孙翔呛起来了。两人的年纪都不算大,脾气又倔的很,刚开始只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互相怼了两句,后来因为觉得如果说不过对方就失了面子,愈演愈烈,谁也不肯让步。


 


苏沐橙见叶修来了赶忙过来迎他。


 


“你快劝劝吧,都要翻天了。”


 


叶修叹了一口气,走上前,伸手拍拍两个180+的小伙子的头,嘴上安抚:“都是好孩子,要乖,别吵架嘛。”


 


愣是把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人制止住了。


 


见二人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目光呆滞,已经坐下准备吃早餐的叶修抬头疑惑地问:“嗯?不吃早餐吗?”


 


伸手拿起两片吐司一人喂一片。


 


两人叼着吐司,一左一右坐在叶修身边,别着脸谁也不肯看谁,耳根通红疑似羞涩。


 


叶修满意地往自己的那片吐司上抹黄油。


 


周泽楷见状张了张嘴,纠结了一阵,开口对喝牛奶的叶修说:“前辈,我也乖。我也要吐司。”


 


“哦。”叶修用餐刀抹上黄油,抬起身喂给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后辈。周泽楷幸福地咀嚼着吐司。同桌的方锐有样学样。


 


“老叶你看我更乖,你也给我一片呗。”方锐张大嘴等着叶修喂食。没想到叶修非常冷漠地把吐司袋子递到方锐面前说:“自己拿。”


 


方锐不开心了,方锐有小情绪了,方锐因为受到领队不公正的待遇而心灰意冷了。


 


一向外向话多的方锐今天格外沉默,面对叶修一对一的指导表现得也非常淡漠。苏沐橙看出来方锐的不对劲儿,等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她扯扯叶修的袖子示意他看垂头丧气走出门的方锐的背影。


 


“你伤了人家的心啦。”苏沐橙小声说。


 


“嗯?我又怎么了?”叶修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唉,算了,说多了你也不明白。总之晚饭后你去哄哄他吧。”


 


虽然叶修不明所以,但他还是听了苏沐橙的话,晚饭后敲敲方锐的门。方锐打开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精彩,从惊讶到惊喜再到故作冷漠,说你怎么来了。


 


叶修带上门,扯住方锐的袖子笑眯眯地说:“点心不高兴啦?”


 


方锐还在强撑着不开心的脸说:“我没有。”


 


叶修凑近方锐的脸,瞪大眼睛看他的表情:“真没有?”


 


方锐看着近在咫尺的叶修的脸内心狂刷卧槽卧槽老叶的皮肤真好眼睫毛好长鼻子好翘我能不能直接亲上去亲一下不犯法吧?


 


叶修听不见方锐内心各种os,只能看到方锐依旧冷着一张脸不说话。他有些烦恼地抓抓头发,从兜里摸出来两块糖,还是苏沐橙给他的。


 


“吃糖不?据说吃了糖心情会好。”据苏沐橙说。


 


方锐别别扭扭地吐出一句:“我要你喂我。”


 


叶修把糖纸剥开,两根手指捏着滚圆的糖球放在方锐微微开启的唇间,指尖一顶,喂进方锐嘴里。方锐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叶修的指腹。


 


好、好甜……


 


甜蜜来得猝不及防,打得方锐措手不及,他幸福地捂着脸趴在床边。


 


“不是吧?吃块糖都感动地要哭出来了?”叶修戳戳方锐脸颊上被糖撑圆的那小块皮肤。


 


“你懂什么?这是恨铁不成钢的泪水。我为我自己居然能被一块糖收买的这种行为感到耻辱。”方锐闷声说。


 


叶修不理他,把另一块糖含在嘴里,含糊地说:“你心情好了那我就走啦。”


 


一出门,发现喻文州站在门外不知道等候他多长时间了。


 


“文州什么事?”


 


“有一些资料想要给领队看一下。”喻文州温和地说。


 


“哦,行,那去我房间吧。”


 


喻文州和叶修一直讨论到晚上九点。列好所有的结论后喻文州开始整理手中的资料。叶修伸了个懒腰。


 


“感觉领队今天很不一样呢。”喻文州的声音在一阵整理声中响起。


 


“嗯?难道是更帅了?”叶修挑挑眉,半开玩笑地说。


 


喻文州微笑:“如果不是因为刚才和你一起分析,我甚至以为今天看到的是一个假领队。”


 


“啥?”


 


“苏队给了领队什么启发么?”


 


叶修心想喻文州身为国家队的队长,告诉他也没什么,于是把苏沐橙教他的如何有效化解队员间矛盾的方法和喻文州全盘托出。


 


“这样啊……”喻文州沉吟两秒,弯唇一笑,“时间不早了,领队早点休息。”


 


隔日,喻文州就和肖时钦还有张新杰杠上了。


 


三个心脏一台戏,还是一台大戏。叶修头痛地看着三人你来我往明枪暗箭笑里藏刀,谈笑间夹枪带棍。喻文州注意到叶修的存在,他面带微笑,柔声对叶修说:“领队,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不采取点什么措施么?”


 


叶修招招手,把他们三人都弄到自己房里。


 


剩下张佳乐和李轩面面相觑。


 


“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本来相安无事的三个人怎么在领队踏入会议室的前二十秒突然间吵起来。”李轩摸着后脑勺。


 


张佳乐也是一头雾水:“他们三个明明最开始心平气和地谈论着什么来着。话说三个大心脏到底能凑到一起谈什么呢?”


 


楚云秀打了个冷战:“我夜观天象,这事儿百分之八十和叶修有直接关系,剩下百分之二十和他有间接关系。这么一想,我突然间开始同情叶修了。”


 


苏沐橙磕着瓜子:“别担心,没什么事是领队撒个娇解决不了的。”


 


——完

评论

热度(2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