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洛酱最可爱了

温水煮喻:

关于苏沐秋的各种paro的一些摸鱼....

[叶修/苏沐秋]斟情记

祝您万事如意:

重发。




01


要忘记的事情太多了,重要的是记下来的。




02


离家出走的时候没想过后路,看见有客车,就坐上去。像一粒种子一样,飘到了H市。


三个人都在生长期,骨头挣扎着变形——偏偏还穷。偶尔苏沐橙突然要交杂七杂八的钱,交完了苏沐秋就提了几桶泡面回来,还慷慨地分了一半。


有次买错了味道,辣得鼻涕眼泪倾泻而下,互相看着对方的样子,都觉得彼此好笑。苏沐秋强撑着还想再吃几口,看不过去推到一边,拉到身旁:“打游戏。”


那是发生在狭小屋子里的隐秘往事。


 


03


也不是不吵架。


吵完了就坐着生闷气,过一会儿忘了这茬,又去开苏沐秋的电脑。苏沐秋回来看见愣一下,坐在旁边也不说话。夏天异常地热,蝉叫个不停,又闷,又烦。就只有一个摇头电风扇,风从这边吹到那边,带着夏日的暑气。苏沐秋推过来一瓶水,然后扭过头不理他。


非常幼稚,非常无聊,只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响着。所以更要记住。


 


04


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会把“荣耀”当成一直做下去的“事业”。


苏沐秋说得天花乱坠,把他耳朵都快念出血,可到底这个尝试能不能成功,谁也没有底气。他们却很少交流前程,现在想起来,全是琐碎的聊天。


讨论材料、副本,谁应该留在JJC谁去接苏沐橙放学。


如果他还活着,还要经历更多琐碎和现实的泥沼。


成为荣耀的大神,但也承担着年岁渐长带来的手速和精力的衰退;和人一起建立最辉煌的王朝,但也看着神殿的崩塌,与旧友分道扬镳。


也许他们也会分手,然后互相憎恶到再也不想看彼此一眼。这都是活着才会发生的事。




05


他们做过很多的无用功。


出门带了伞却一天都没有下雨,在家里无聊用烟盒垒起来的塔被风吹倒了,还有半途而废的千机伞。


后来别人想起他的事,问一句,就不再提了。时日漫长,他终于会被消磨成一个模糊的影子。只有千机伞是来自昨日,送给未来的礼物。


还是活着的好,活着的人才有资格去回想。陶轩有时吵起来,就说起以前,陶轩怀念以前。以前关系多么和睦,签下合同那一刻,是绝不知道往后有多少波折的。


在很久以前的某年某月里,只身南下的孤独少年遇到志趣相投的同龄人,活得骄傲恣肆。度过那一刻光阴时,没想到是用来回忆咀嚼。




06


并不是为了谁在打荣耀。这是当然的。


这是最不能一心二用的事情,在场上了,就只是为了赢。


可这不代表不会想起。


如果接受常先采访的时候,把故事说出来,兴许也会变成一段记载在纸面上的传奇。可是,为什么没说出来呢?


也许是因为往事一说出来,就成了属于大众的故事;也许是刚一开口,便不知道从何说起。


把回忆铺开来看,知道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人,感情浅得像十五岁吹过的风,深得像二十五岁时落下的雪。甚至不与旁人说道。只有一句“他死了”斩断尘缘。


不是为了凭吊纪念,只是为了记得。


永远记得。




END




 


标题及灵感来自林迈克《斟情记》



【all叶】男神你为何OOC?

影公爵家的猫:

撕你麻痹来吃粮。


 


坐红眼飞机回国的第一件事是给主子铲屎,第二件事是因为俩主子不理我痛哭流涕,第三件事是把回程时出现的脑洞码了,我简直是天使!!!


 


P.S.码文的时候主子终于过来跟我腻歪了,当天使果然有好报!QWQ


 


 


#ABO背景,全程OOC!


 


#无脑小段子。


 


——————————————————————————————


 


1.


 


荣耀联盟中Omega不算多,站在顶尖的更是少之又少,在大多数人眼中,他们理所应当该处于被保护的位置。


 


然而基本没人记得叶修是个Omega。


 


所以也就没人想保护这厮。


 


但是很多时候,并不是不像Omega就可以使身体的本能消失的。


 


当然了,发情的从来不是叶修这边。


 


是他那些狂热的粉丝。


 


今天又有一个强壮的Alpha粉丝扒开保安冲上台了,直直地朝着叶修扑过去。


 


粉丝身上那发情的味儿都快熏死人了。


 


除了包子上前要揍那个粉丝以外,其他队员都是老神在在地作壁上观。


 


反正大家都早就习惯了。


 


然而叶修身子却猛地一颤,飞快地躲到高大的包子身后。


 


只露出半边脸惊恐地看着外界。


 


一双眼睛瞪得跟小鹿似的,楚楚可怜。


 


把不轻易发情的Beta都看得热血沸腾了。


 


反应过来时,乔一帆已经一把推开了想扑倒叶修的那个粉丝。


 


Alpha粉丝一个没站稳,掉到了台下。


 


被和他一起过来的粉丝团的同伴们接住了。


 


然后同伴们把他按到地上,狠狠锤了一顿。


 


当摔下台的Alpha被揍得爬不起来后,揍人主力月中眠才气喘吁吁地丢下一句话:


 


“谁他妈的再敢欺负叶神,我们就把他揍到连亲妈都认不出来!”


 


是的。


 


月中眠用了“欺负”这个词。


 


在这以前,在所有人心里,一直以来都只有叶修欺负别人的份儿。


 


下了台,叶修幽幽地点上根烟,深吸了一口,再慢慢吐出。


 


“看以后还有人打扰哥打荣耀的心情的。”


 


 


 


2.


 


霸图在韩文清的带领下,坚持着全员不管男女都是Alpha的铁则,成为了联盟里最霸道的一支战队。


 


这样的战队原本应该是很吸引年轻的Omega粉的。


 


然而因为整个Omega界都找不出第二个能跟霸图队长韩文清对视超过三秒还不吓尿的Omega,所以霸图的粉丝群中基本只有Alpha,连Beta都找不出几个。


 


顺便说,唯一的那个Omega,是叶修。


 


自从他在赛场边叼着烟调戏了韩文清,并且没有对韩文清的钱包脸做出任何反应后,联盟内外就一致默认不当他是个Omega了。


 


而且很多Omega也因此觉得叶修帅爆了。


 


在兴欣粉丝群里呐喊着“叶神我要给你生猴子”的小年轻中,很多都是真的可以生的。


 


简直浪费社会资源。


 


于是韩文清在接下来一次和兴欣的比赛结束后,走到叶修面前,牵起了他的手。


 


韩文清把那双略显单薄的手用自己宽厚的手掌包裹住,轻轻按揉着,帮他做手操。


 


一边还深情地说:“让这么美丽的手承担这么大的比赛压力,真是暴殄天物。”


 


台上的选手和台下的粉丝都看呆了。


 


在那之后,霸图的粉丝群里终于多出了一股由Omega和Beta组成的小集体。


 


张新杰很满意。


 


韩文清也很满意。


 


但是叶修差点被他害死。


 


那天被韩文清握过手后,叶修还没等下台就绿着脸吐了一口酸水出来。


 


于是被谣传他已经怀了韩文清的孩子。


 


接下来好几天里,苏沐橙手机上打给叶修的电话就没断过。


 


 


 


3.


 


蓝雨一直是个和尚庙。


 


这点毋庸质疑。


 


不光没有任何Omega和Beta,连个女性Alpha都没有。


 


简直比霸图的阵容还要纯种。


 


队员们简直是做梦都想招点不同种的学员进来啊。


 


但是很温柔很善解人意的队长喻文州,因为过于温柔过于善解人意,被很多人认为不适合当Alpha偶像。


 


而作为王牌的黄少天又吵到让Omega们担心会在怀孕期间被唠叨得流产。


 


可怜的蓝雨决定效仿霸图的做法。


 


于是在和叶修打完比赛后,喻文州一把握住叶修的手腕,强硬地把人拉到自己怀里,紧紧抱住。


 


一边的黄少天扳过叶修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阴冷地说:


 


“我不允许你眼里有我之外的Alpha。”


 


帅爆了。


 


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然而叶修却是一脸迷茫。


 


“那我也不能看文州了?”


 


喻文州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黄少天感到一丝寒意。


 


叶修趁机跑掉了。


 


喻文州的脸色更差了。


 


黄少天早就跟叶修一起逃跑了,心里还默念:


 


妈的,作战失败。


 


让蓝雨感到慰藉的是,他们的粉丝中终于出现了Omega。


 


但这些Omega大多手速缓慢,还爱唠叨。


 


所以没有任何一个被选入学员里。


 


蓝雨战队依然还是个和尚庙。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


供梗吧宝贝们,有梗了再更www



天上人间情一诺

烁歌:

Chapter 5


  还没有回过神的叶修眼看着吴邪潇洒自在的迈进叶家,而且好像比自己还要熟识一般的直奔叶爸爸所在的书房。


  “叶老先生,好久不见。”


  就在叶修准备问些什么的时候,吴邪就已经抬手冲着自家老爸作了个揖,用一种叶修想象不出来的熟稔语气。


  “也没见你比我小个十来岁,叫什么老先生!”叶爸爸满脸的嫌弃,在看清吴邪身后的叶修时,脸上的尴尬和诧异混合着欣慰一闪而过,“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去去去,出去等着,这是你能进的地方吗?”


  叶修被自家老爸赶出了书房,自嘲的摸了摸鼻子,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就被叶秋拽到了一边。


  “诶诶诶…几个意思几个意思,哥刚回家就要搞绑架?别以为你是哥的亲弟弟哥就不敢报警啊!”


  “闭嘴!”叶秋弟弟满脸黑线,这么长时间没见这个人的嘴贱一如既往。


  “你跟我说清楚!”叶秋回过神来皱着眉质问,“你怎么会认识他?”


  这下子饶是纵横驰骋反应如猎豹一般迅速的叶大大也被弄得一脸懵逼,“谁啊?我又认识谁了?”


  叶秋皱了皱眉,“你少跟我这装傻,”顿了顿,仿佛不知道该不该提起一般的矛盾,“吴邪,你别跟我说你不认识,我刚才在门口可都看见了,你们一副特别熟悉的样子。”


  听见自家弟弟如此严肃的质问,叶修大大仿佛并没有放在心上一般,依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用一种漫不经心到想让人给他两拳的语气回答着,“前一阵去北京认识的啊,怎么了?”


  “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西湖边上古董店的小老板吗,这可是他自己跟我们说的。怎么,你认识他?“


  显然叶秋并不想给混蛋哥哥解答这个问题,只是冷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就在叶修以为他们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准备转身回屋的时候,叶秋从牙缝里憋出来了一句”以后离他远点,他不是我们该认识的人。“


  满不在乎的挥手,叶修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就往自己屋子里走去。但也只有叶修自己知道,他心里是怎样的诧异,这个叫吴邪的人,不仅对自己隐藏了身份,还和自己的父亲,甚至是弟弟如此熟悉,他到底是什么人。


  别人他不了解,自家老爹和弟弟是什么地位他还是清楚的。就算他一心为祖国的电竞事业献身,就算他从来没有掺和过家中的事,他还是姓叶的,有些事不管他想不想,他都是明白的。那么这样一来,吴邪的身份就更值得推敲了。


  尤其是,此时站在叶家大院里,那个他曾经决心永远离开的地方,有些记忆总是突如其来的就在脑海里涌现。饶是原本不关心吴邪的身份的叶修,此时却突然惊诧的发现一件事。


  吴邪,会不会是当年的那个人。



【西湖组】花吐症3

谬徒:

※自己产粮自己吃




※因为是自己吃所以更新速度十分十分缓慢




※国际惯例OOC




※语言表达能力是零的文笔。




1走这里


2走这里




---------------------------------------------------------------------------


【7】


        叶修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上的。


        他从兴欣网吧出门的时候跟苏沐橙打了招呼,苏沐橙听说是去找关根,看他的眼神顿时很值得推敲。


        “你……跟他什么时候熟起来的?”苏沐橙的“你”拖了挺长一个音,叶修估计她咽下去那句可能是“你暗恋的人是不是他”。


        “我也不记得了。”叶修回答,他是真的不记得,好像在反应过来什么时候很熟之前,发现其实已经认识很久了。


        虽然认识,对于对方的一切却陌生无知。叶修只知道他叫关根,是个半吊子摄影师(后来还被苏沐橙从杂志上看来的信息纠正其实人家完全不半吊子),在西泠印社边上有家古董铺子,其余的——哦,还有字写得很好看。


        关根对叶修的了解就更贫乏,不说职业,好像到现在还以为他叫叶秋。


        每次碰见了,在一块聊天的时候,两个人从不提及自己的信息,抽着烟淡淡地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讲出自己的看法,心照不宣地避开各自的圈子。


        关根是一个阅历非常丰富的人,从他的言行举止可以轻易察觉这不是普通的铺子老板,他把自己整个人隐藏在极深的情绪下,只有在很偶尔的时候才会透露出深深的疲惫和挥之不去的戾色,像一匹离群的狼。


        跟他的古董店一样,邪性。


        叶修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摄影师都这毛病,但他直觉关根应该经常接触危险的事物,他所处的环境需要他时刻保持这股神经病似的警惕。


        到底是什么危险的事物,叶修觉得,水很深,还是不要深究的好。


        他们俩的关系处在一个很奇妙的定位上,说是朋友的话似乎太牵强,在对对方的背景了解上几乎是陌生人,偏偏又跟对方在另一种程度上熟得不行。


        所以我他妈是怎么喜欢上这人的?


        叶修走出网吧大门时低低地爆了句粗。


【8】


        回到兴欣训练室的时候叶修仍然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当着暗恋对象的面突然吐花——还是在念着人家名字的时候吐的——就这样居然还没暴露!简直跟推副本最终BOSS的时候手滑跳到了BOSS刀下了没死一样的幸运度!此处艾特张佳乐。


        ……真的是幸运么。


        叶修伸手抹了把脸,遮挡自己压都压不住的叹气。


        即使是离开嘉世的时候他也没有叹气,他从来都是一个目标明确的人,对于目标有着几乎残忍的冷静。所以,三连冠终结了不要紧,跟嘉世解约了也不要紧,只要继续打荣耀就行了。


        可是现在,叶修是真的有点茫然无措。


        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来治疗——或者说制止这个病。从他吐出第一朵花到跑来找关根,中间隔了一个星期,这么磨蹭根本不是他的作风,他向来喜欢快刀斩乱麻式的解决问题(当然有时候打团队赛磨一磨对手也未尝不可)。


        他来找关根,甚至不是为了跟对方摊牌,仅仅想要试探一下情况——关根的,和自己的。


        所以吐出花的那一瞬间叶修几乎带点儿慌张,他没想这么迅速地暴露自己,但慌张后又有一种类似自暴自弃的快感: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现在就看清楚关根的态度也不是不好。


        很好,不但看清了他的态度,而且没有暴露自己,哥真牛逼。


        但是叶修又叹了一口气。


        苏沐橙刚好走进训练室,看到叶修难得的萎靡样子吓了一跳:“怎么了?人家拒绝你了?”已经默认为叶修去表白了。


        叶修抬起脸,咧了咧嘴想扯出一个笑:“我把病传染给他了。”


【9】


        铺子里一阵诡异的沉默,叶修看到茶杯里的花第一反应就去瞅关根的表情——关根的表情一点也不好,他看到花的一瞬间脸色就变了。


        完了。叶修对自己说。


        意识到自己已经完蛋了反而让他冷静下来,正打算说些话来补救这种尴尬的场面,然而还没开口就被关根打断了。


        关根捻起了那朵小小的白花。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了,”他说,脸是一种微妙地掺杂了沉重和解脱的表情,“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叶修默。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这么迅速地看出来自己是个基佬的。


        “花吐症,因暗恋导致的病症,症状是从口中吐出花朵或花瓣,除非跟暗恋对象接吻,否则三个月之后即将死亡。”关根像背诵似的说出一串,目光锁在手中的花上,“你吐出来的是石蒜花,白色的……我记得白色的好像是长筒石蒜?……”


        不愧是见多识广的关老板,妈的病症情况都能背下来。叶修如同被家长逮到写作业时摸鱼的小学生一样不想讲话。


        “你有暗恋的人了?”关根问。


        “……”叶修抬头,“啊?”


        关根没有看他,仍然是低着头琢磨花,说出的话显得有点心不在焉:“这病要暗恋别人才能得嘛。”


        问题是这个吗?


        叶修有些吃惊,看情况关根这是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暗恋的人就是他这真相叶修感觉已经够明显了啊?但是他之前都精准地推理出“这病跟我关系很大”、“可能是我导致的,或者我能治好这病”了,这时候又天然呆是不是略矛盾?难道是戳破了反而不好意思所以揣着明白装糊涂?


        关根没等到他的回答,皱着眉抬头看了看他,眼里是真真切切的困惑。


        “是……啊。”叶修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


        看上去他也不是装的,那他之前说知道自己为什么找他了,如果不是自己想的那个原因还能是为什么?


        关根没管他心里算得飞快的小九九,收回目光,点点头:“虽然我也不知道其他可以痊愈的方法,但是好歹比你经验多点,等会给你个号码,你回去之后有什么事要问我就打电话。”


        “行。”叶修决定先撤退慢慢琢磨,他俩这段对话微妙地有些接不上,信息量似乎太大了点,但是他现在整个人都处在暗恋暴露的惊险刺激里,头脑太乱梳理不过来。


        关根从夹克的口袋里摸出来一个便签,撕下来一张,拿过柜台上蒙灰的笔刷刷写上一串数字。


        叶修站起身接过纸片,看上去漫不经心地放进兜里。


        “那我走了。”他说,“谢了。”


        “走吧。”关根说。


        叶修转身走出了铺子,他感觉自己完全不在状态。


        关根也是。


10】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来着?叶修想得头疼。


        直到他踏进网吧看到自己之前吐的第一朵小红花端端正正地漂在装了水的一次性纸杯里——他才想起来苏沐橙给他念的那段话最后一句。


        “其他人别摸叶修的花啊,这病会传染的。”苏沐橙提醒想要犯贱的魏琛方锐。


        叶修呼吸滞住,眼前闪过关根拈着白花的瘦削的手。


11】


        “小花?”吴邪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举着叶修吐的花犹犹豫豫地找位置。


        “难得,怎么想起来接电话了?”对面的发小笑着调侃。


        “这几天要等一个挺重要的电话。”吴邪回答,手上的花也找好了位置,慢慢地落了下去。“我最近有点不舒服。”


        “嗯?”


        “啊,准确地说,是快要死了。”


        石蒜落在一大丛小小的喇叭状五瓣红花里,颜色被衬得越发苍白。


TBC.

谬徒:

月初那段风波的感(脑)想(洞),大家现在应该都忘了这事儿了吧忘了就太好了……政治色彩有点重所以不打tag。

谬徒:

发现有一张以前画的老王公主头没po,放上来混更嘿嘿嘿()

谬徒:

「行了行了,我不是回来了么?大神快带我去升级吧,再哭就丢人了啊?」